凉七

夏日重修

【祺泽】编号89757

※灵感来自 @少女·笑

※如有撞梗纯属意外

※一发完(会有番外)

※我就看你们会不会有人看完整篇文




爸妈又出去了。


爸妈永远是这么忙。


爸妈永远没有空好好陪他。


李天泽想着。


倒是送来了一个比自己还要高一点的生日礼物。


这啥玩意???


李天泽怀着好奇的心情打开了包装精美的箱子。


“卧槽——!!!”李天泽突然惊呼一声,大叫着往后退了至少有五米远。


是个跟自己差不多高的人。


哦不对,是一个跟普通人类没有什么区别甚至不看说明书都不知道这是个机器人的机器人。


手机适时的响起来。


“喂?”


“天泽呀~爸爸和妈妈给你买了这个机器人保姆,我们平时啊太忙没空陪你,以后这个智能机器人就照顾你的生活起居,还能像人一样对话呢,喜不喜欢?”李妈妈小心翼翼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时不时带着李爸爸的附和声。


“真是劳你们费心了。”


李天泽不掺杂任何感情的回道,话音未落便啪的一声快速挂了电话。


烦死了。


“主人好。”


冷冰冰却很像人类的声音突然传进李天泽的耳朵,冷不防被吓了一跳。


“你……你叫什么名字?”


“主人,我没有名字,只有编号,我是编号89757。”


“…………”


“那我给你取个名字吧……你以后就叫马嘉祺。”


“是,主人。”


“别叫我主人,叫我天泽就行。”


李天泽盯着89757看了一会,长得挺好看,符合21世纪00后的审美,想着要是个人类,简直就是大红偶像的颜值。


好像还比自己好看点…………咳咳才没有!


“天泽,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啧。你能不能换种腔调,冷冰冰听着很难受啊,能不能温柔点,带点感情?”


“好的,天泽。”


切换了另一种调调的马嘉祺突然变得超级温柔,这不仅让李天泽脑补了一个完美的温柔爱豆还脑补了一个温柔家居好男友。


真是温柔的让人心乱。









“天泽,你要不要喝咖啡?”

“…………”

“天泽,你要不要吃松饼?”

“…………”

“天泽,你要不要吃点水果?”

“…………”

“天泽……”

“我求求你不要说话了!我在写卷子啊马嘉祺!shut up,OK?不许吵我!”


被他这么一吵,李天泽似乎也没心情写卷子了。


“你长得这么好看!!跟人没什么区别!!为什么不打扮呢!!走!!我给你装扮下!!分分钟让你变成满大街少女都疯狂爱上你那种!!”李天泽看了看马嘉祺,突然一嗓子吼道,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指着他说。



“诶?可是,我只喜欢天泽啊,只喜欢天泽主人一个人哦,我是属于天泽的。”


……


糟糕,心跳貌似突然漏了一拍。


这家伙虽然是个机器人但是怎么会说这种让人脸红心乱跳的话啊!!!


李天泽涨红了脸,低着头绕到马嘉祺背后,把他推进了自己房间好好包装一番。


马嘉祺本就白皙,睫毛又长又翘,鼻子挺嘴巴小,脸也小;身材也高挑,少说也有180,又瘦又高,一双腿跟筷子似的细的不得了。


套上李天泽的黑色卫衣,牛仔裤不长不短的正好到脚踝这个苏到爆炸的地方,头上带着李天泽最喜欢的一顶黑色渔夫帽,脚上是价格不菲的名牌鞋。


哦买嘎,李天泽想自己要是个女生怕是都要爱上他了。


他怎么可以这么好看。


直至今天李天泽才知道什么叫穿衣显瘦,脱衣有肉,面前就是个活脱脱的最好的例子。


“走,带你去吃冰粉凉糕。”









李天泽本来以为机器人是不用吃东西的,本来以为带马嘉祺出来只是为了显摆自己有个这么帅的机器人,本来以为马嘉祺会安安分分坐着听他摆布的……


结果这十几个“本来以为”造成了混乱的场面。


一坨女生——对没错是一坨——全都无视了李天泽的存在,一骨碌涌上去找马嘉祺要电话号码微信号码QQ号码,李天泽不禁感叹这个世道真是人人都是外貌协会。


“那个,不好意思,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马嘉祺带着温柔死人不偿命的标准甜笑对那坨女生们说。


听到这里李天泽手上的勺子突然抖了一下,勺子里的冰粉也全都重新掉回了塑料碗里。


“你喜欢的人是谁啊?”


李天泽小心翼翼的问道。


“当然是天泽啦~嘉祺最喜欢最喜欢天泽了!”



虽然李天泽知道他是个机器人,知道机器人没有任何感情,但是,这种话真的会让人乱掉的啊。




至少让李天泽心乱掉了。









接下来的两个多月,李天泽在马嘉祺的辅导和陪伴下顺利考完了高三的毕业考,顺利进了自己想进的大学,也就顺利进入了很漫长的暑假。


于是在暑假的第一个星期里,李天泽带着马嘉祺去了磁器口吃了很多很多好吃的东西,马嘉祺的吃辣程度绝对不输重庆人,当然,是李天泽付钱;还带他去了三次冰粉凉糕;给自己和马嘉祺买了很多帅了吧唧的新衣服;还带着他去和自己的好朋友见面了,还…………



在第一个星期的第一个第七天的晚上,李天泽带着马嘉祺去了嘉陵江。


夜晚的嘉陵江很美,水打在礁石上,带些凉意的微风拂过人们的脸庞。


路边有卖烟花棒的,李天泽给自己和马嘉祺买了两个,像个三岁小孩一样放起烟花来。


风突然大了些,呼呼的吹着,水用力的拍打着石头,似乎今晚的嘉陵江有点不太一样。


李天泽看着烟花,而马嘉祺看着李天泽。


“我很快要走了。”


马嘉祺轻声说。


李天泽没听见,风声水声烟花声吵闹声似乎把马嘉祺的话语弹了回去。


“什么?大声点!”


“没什么,就是,嘉祺永远喜欢天泽哦。”


该死,马嘉祺怎么老这样。


李天泽红了脸,别过头去盯着烟花,可心里想的却是。




“完蛋,我喜欢上马嘉祺了。”









李天泽很开心的去了学校报道,毕竟从今天起就是一名大学生啦,安排!


“嘉祺我回来啦~!”


李天泽一如既往的打开家门,期待着平时都会坐在沙发上的马嘉祺给他一个温柔的甜笑。


可是今天没有。


马嘉祺不见了。


“马嘉祺?”


“马嘉祺你在哪?”


“89757!”


找不到。只找到了一封信。


“什么啊……跟肥皂剧里的男女主分别一样还写信……”


但是他还是打开了。


“to我的天泽主人。天泽,我是个机器人,机器人是有时间限制的,到了时间我就会被回收的,所以,我走了,你送给我的衣服我也洗干净放好在床上了,走的时候我把房子都打扫干净了,茶几上有你很喜欢吃的松饼和咖啡,哦对了我还给你买了冰粉,因为你说过你很喜欢吃的呀。很感谢能遇见你,很开心你能成为我的主人,也谢谢你给了我名字!”




“最后的最后,”

“嘉祺永远喜欢天泽~”


…………


“该死……89757你怎么可以这样……?”


“我不需要干净的衣服,不需要整洁的房间,不需要松饼和咖啡,不需要冰粉!”



“我,只需要马嘉祺啊”

李天泽整整哭了一个月。









“今天开始就是大一新生李天泽啦!”


李天泽走在去学校的路上,不禁双手举高欢呼自己是个大学生了。


边低头边哼着歌,李天泽开心到连路都忘了看。



“啊——!”


“对不起!”


“对不起!”


两人同时开口,李天泽正想道声歉,毕竟是自己不看路才撞到人家的,可是一抬头,看见了一张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一张脸。


“你好,我是马嘉祺,刚才撞到你很抱歉!”


“马……马嘉祺?!”


“真的是你?!!马嘉祺!!!”


李天泽哭了。


“诶?你怎么了?别哭啊。”马嘉祺抬手抹去李天泽眼角的泪。


“别哭了,我给你买松饼吃好不好?”


李天泽哭的更凶了。


“你是他……你是他对不对!”



“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啊?”

“不过,我有一句话想跟你说。”





“我只喜欢天泽啊,只喜欢天泽一个人哦,我是属于天泽的,嘉祺永远喜欢天泽啊。”





#over
我写这篇差一点就哭出来你们信不信

【逸泽】土味情话2.0

是之前的点梗,如果各位想看的话可能还会有3.0(摊手


1.
敖子逸从staff姐姐那里拿到了李天泽房间的房卡,趁李天泽洗澡的时候悄咪咪的进了房间。


“豁——!” 李天泽从洗澡间出来看到坐在自己床上悠闲自得的打着游戏的敖子逸不禁被吓了一跳,倒吸一了口凉气。


“你怎么在我床上……不对,你怎么有我房间的房卡?”李天泽叉着手问道。


敖子逸干笑了几声,挥了挥手上的房卡,一脸得意:“你猜呀~”


“你想干啥。”李天泽一屁股瘫在敖子逸旁边的椅子上。


“来一把王者?”敖子逸给李天泽示意着点开了的王者主页。


李天泽摇摇头。


“那……刺激战场怎么样!”


这个敖子逸,明明就有一堆暑假作业,暑假过去大半了还没动过笔,却还喜欢打游戏。


李天泽坐正了看着敖子逸。


“敖子逸,你能不能思进取一点?”


敖子逸愣了一下,放下手机,一脸认真,也坐直看着李天泽,左手撑下巴,右手伸出去轻轻刮了刮李天泽的鼻尖。




“我不思进取。”

“只思你。”




2.
今天李天泽被声乐老师毫不留情的拖去声乐教室练了歌,一直从上午九点到下午一点,从声乐教室出来的时候李天泽只有一个感觉。


“我好像没有嗓子了。”


拖着十分沉重的步伐回到宿舍,李天泽毫不讶异敖子逸的存在。


毕竟这家伙已经连续六天一直串宿舍了。


“天泽你累不累啊?”敖子逸问道。


“累死了好伐……”



“正常的,因为你已经在我脑子里跑了一天了。”





3.
敖子逸刷完某音,看到在镜子前苦练舞蹈的李天泽不禁心生一邪念。


“天泽天泽!可不可以过来一下!”


李天泽闻言便停止了动作,一脸疑问的走向敖子逸。


“怎么了?”


“天泽你是哪里人呀?”敖子逸笑着问道。


李天泽表示有点懵逼并有点想打他。自己是哪里人全十八楼都知道吧?他也知道自己在练舞吧?为了这么一个傻了吧唧的问题把他叫过来敖子逸你的良心真的不会痛迈?


“…………我是哪里人你都不知道迈?”


“哎呀你就说嘛!”


“我,北京的。”


“不,你是我的心上人。”




4.
李天泽和敖子逸并肩坐在练习室的地板上。


喝了口水之后李天泽突然想起了什么……


某只敖貌似经常对自己叭叭叭一堆土味情话???


“怎么能只让你对我说?”


“我也要对你说一次!”


李天泽让敖子逸放下了手中的手机,一本正经的跟他说。


“我有一个人生建议会让你受益一生哦!你要不要听?”


敖子逸一听“受益一生”便立刻挺直了腰板放下了手机。


“要!”




“这辈子都跟我在一起。”




5.
敖三带着陶桃参观了自己的两层大别墅,陶桃眼中的兴奋和难以置信显而易见。


“中午留下来吃饭吧?桃姐赏个脸给我呗?”


敖三一脸期待的表情让陶桃难以拒绝。


在陶桃同意之后某人转过身偷偷比了个耶。


“桃姐,你能不能帮我洗洗菜鸭?这样会快一点。哦如果你不想洗的话也没事我就自己……”


“好啊,我来帮你。”


敖三受宠若惊。


过了一会,敖三看见一堆洗好的干干净净的菜,本想花式夸夸陶桃,转念一想,突然想到了什么。




“桃姐你可不可以帮我再洗个东西?”

“洗什么?”陶桃问道。



“喜欢我。”

陶桃笑了。

“好啊。”


#over
我来了!逸泽也是很好嗑的!

【祺泽】白月光(三)

※轻虐  ※成年设定  ※全员神助攻  ※很烂


“喂天泽?”贺峻霖拖着长长的奶音给李天泽打电话。


“怎么了?”电话那头的人带着明显的沙哑声,疲惫的回应了一句。


“出来我请你喝酒吧?别一个人待在屋子里,憋坏了怎么办?不爽归不爽可不能闷坏了自己的身体,你还是新晋影帝呢不是?出来喝酒放松放松。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酒吧我等你奥,那好就这样天泽拜拜!”



贺峻霖一开口就是连珠炮,丝毫不给李天泽插嘴的机会,也许是怕被拒绝吧。


……不过李天泽真的怀疑贺峻霖如果老是这么说话会不会被一口气憋死。






几杯极烈的白兰地下肚。


李天泽却依然清醒得很。


“天泽……你慢点喝……”贺峻霖伸手打算拿下李天泽手中的透明酒杯,却被李天泽推开了手。


过了一会,贺峻霖假装电话铃声响起,又假装出去接了个电话,再假装有急事要去处理,便对李天泽说:“刚刚经纪人打电话给我了说有事情要去处理一下,那个……要不你先喝,你放心!这个酒吧安保很严,不会出什么事,我等会叫敖子逸来接你。”


李天泽笑了笑,挥手示意让贺峻霖快点去处理。




大功告成。


贺峻霖深深叹了口气,边拨着马嘉祺的电话边说着:“马嘉祺…我记住这次了昂……你们俩这对小情侣还得靠我牵线昂……记得请我吃章鱼烧和麻辣兔头就好了……”



“喂贺儿?”


“马嘉祺,我们常去的那个酒吧,天泽等你,我只能帮你到这了,你俩和好了记得请我吃章鱼烧和麻辣兔头,就酱拜拜~”贺峻霖一口气不带喘的说完话啪的一声挂掉了电话。


马嘉祺盯着黑了的屏幕听着“嘟嘟嘟”的忙音,一脸懵逼。


哈???






酒吧。


第四十四杯酒下肚,李天泽终于是醉的不省人事。


“天泽,我们走吧?”


马嘉祺温柔的把手轻轻放在李天泽肩膀上,不料被一下甩开。


嗯,还被用力的咬了一口。



小猫是乖,可闹起情绪来,也是会咬人的。


“你这个混蛋玩意!”李天泽冷不防的骂了他一句还大手一挥打了他一巴掌。


“怎么了我的小朋友?”马嘉祺并不生气,只是笑意盈盈的看着眼前这个正在撒脾气还指着他鼻子骂他的小傻子。


“我跟你分手是因为什么你不知道啊?我,呃……那么喜欢你,那么相信你,那么爱你,怎么会……怎么会说跟你分手就分手呢?!你个,呃,大大大大王八!”李天泽撒着酒疯,戳着马嘉祺的鼻子骂。


“我出国,就是想要忘记你,我每天都在跑通告,忙的要死,就是为了让工作的情绪抵消我对你的想念,可是……我忘不掉你啊……”



马嘉祺脸上的笑意再无。


酒后吐真言这种东西,马嘉祺是相信的。



“出国那几年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马嘉祺,你还以为我真心想跟你分手?我呸!去他妈的分手!我一直都想回国找你!”


“马嘉祺,我很爱你……”

“可是,嘉祺……我们,还能再回去吗?”



马嘉祺的眼底不觉有了泪,长长的眼睫毛被泪水打湿,他一把抱住李天泽,大手抚着天泽的头和背。




“我们,一定可以回去的。”


李天泽闭上了眼睛睡着了。




李天泽在一张白色的软乎乎大床上醒来。


这是哪?


直到看见了身旁的人。


“马嘉祺???!!!”李天泽不禁惊呼一声。


马嘉祺被吵醒了,睡眼惺忪的醒来,边笑着揉着李天泽的头毛边柔声道:“怎么了我的小朋友?”


李天泽一把推开马嘉祺的手。


“你对我干了什么!!”



“你是不是得先想一下昨晚跟我说了什么呢。”


马嘉祺嘚瑟的看着李天泽。



#over
久等了啊啊啊啊啊开学了真的很忙请谅解!

简先生和陶太太的日常※七夕小番外

今天是七夕(又名虐狗节)。


趁着陶桃还没起床,简亓穿好一身帅气正装,早早出门去买了一大捧蓝色妖姬。


简亓左看右看,咂了咂嘴,越看越满意。


“伍总真是个大好人~今天还给我放假陪桃桃哈哈哈哈……”


(伍总在深度发觉办公室打了个喷嚏,然后拿出小本本记下:扣除简亓年终奖)




简亓轻手轻脚的关上门。


把蓝色妖姬藏好,正准备去敲陶桃的门,没想到自家夫人居然出来了。


陶桃着一身红色露背及膝长裙,浅V领子开到刚刚好的地方, 腰间开个小口子,一点点小性感更有女人味,高开叉让陶桃的长腿时隐时现,下身穿上细网黑丝袜,修身的裙子把陶桃前凸后翘中间细的好身材展现的一览无遗。


漂亮的发型  精致的妆容  带些性感的打扮  百搭却显高贵的黑色漆皮高跟  最后  致命的美人一笑.


简亓看呆了,悄咪咪摸了摸自己鼻子看看有没有流鼻血。


“简先生……”陶桃软语中带点小暧昧,“今天你的太太,好看么?”


简亓感觉浑身血液都在沸腾,他一把把陶桃扑在床上,不轻不重的呼吸打在陶桃颈窝,在陶桃耳边暗哑的说:“桃桃,穿成这样还想出去?”


陶桃轻笑,她早就料到简亓会做什么,便故作思索:“唔……我约了贺缇娜和她男朋友一起吃午饭来着,如果你想要现在干什么的话,我就会失信了呢。”


“可是我的太太,你这只小野猫这么诱人,我实在忍不住了呢……”简亓舔唇,勾了勾陶桃的鼻尖。


“喂?Tina嘛?嗯嗯嗯我很快就到哦。”


陶桃放下手机,给简亓晃了晃通话挂断的屏幕,勾唇一笑。


简亓扶额,这个陶桃,真的好……皮。


“走吧。”



贺缇娜早已和达夏在餐厅等候多时。


“这里!”贺缇娜挥挥手。


简亓十分不满意这个四人约会——既然是七夕为什么不能过二人世界???


身旁的太太倒是和好闺蜜聊的很开心。




夜。


简亓把蓝色妖姬送给了陶桃,陶桃似乎很开心,抱着花笑的像个小傻子一样。


似乎又回到了大学的时候呢。


回到了家。


简亓一整天都看着陶桃那绝好的身材在自己眼前晃悠,他.真.的.忍.不.住.了!


简亓用力把陶桃扑到床上,在她耳边轻轻吐着气,陶桃似乎是有意一般,勾魂一笑,右手扯着简亓的领带让简亓离自己更近。


“啧,小野猫,今晚,要好好调教你”


简亓压着陶桃的双手,从脸亲吻到脖子,然后双手不安分的在陶桃身上游走,突然,毫无预兆的,扒.掉了陶桃的衣服,陶桃被惊了一下,发出了一声娇..喘。


简亓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


#over
七夕贺文  dbq我开了个假车!果然很烂!

【祺泽】白月光(二)

※轻虐 ※成年设定 ※全员神助攻√ ※很烂


“而你,我也早就放弃了。”


李天泽的话语一字一句都像一把把利刃,毫不留情的扎进马嘉祺心里。


是啊,这么多年了,他马嘉祺究竟在执着些什么呢?也许是夏日限定的官推七折;也许是小海鲜的冰粉凉糕;也许是在微博上当着粉丝的面承诺的车厘子;也许是和李天泽的微信聊天记录…………


不。这些都不是他执着的。


他拉住李天泽的手。


“我执着的,自始至终不过你李天泽罢了。”


“马嘉祺,放过我吧,我们没有任何可能了。”


“天泽……我求你……求你回到我身边好不好?简亓和陶桃的故事,我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


李天泽毅然决然的甩开马嘉祺的手,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间。


马嘉祺瘫坐在地上,拨通了敖子逸的电话。


“歪?小马哥你啷个回事哦,现在打电话给我做啥,不是应该在和天泽聊天叙旧迈?”


“…………”


“歪?歪?小马哥你说话啊怎么了?”


“三爷……来我房间陪我喝酒吧……”




十几个酒瓶被乱七八糟的摆在桌子上,马嘉祺“咣”的一声把瓶子狠狠地扔在上面。


一手扶上敖子逸的肩:“天泽他……他不喜欢我了……他不要我了……”


敖子逸愣了一下,摸摸马嘉祺的头,“不会的啦,你和天泽以前是什么关系你还不知道嘛,爱情哪有那么容易说没就没呢,安啦。”


马嘉祺自嘲的笑了一声。


“敖三……”


敖子逸一下没反应过来。


“我输了……”


“哈??你在说什……”


“陶桃是你的了啊……我简亓,输得一败涂地……”


敖子逸欲言又止,目光突然暗了下来。


他也喜欢天泽,就像敖三对陶桃的暗恋一样。当初马嘉祺和李天泽公布关系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就像最后的敖三一样,输给了大胆表明自己心思的简亓。


敖子逸突然往嘴里猛地灌了一口酒。


“是你的,不管怎样,到最后也还是你的啊。”敖子逸说。


马嘉祺看向敖子逸,眼底有一丝同情。


“把他找回来。”敖子逸扯出一个微笑。


“什么……?”



“我说,”

把他找回来。



#over
久等了dbq dbq很短小!真的dbq!

【祺泽】白月光(一)

※轻虐 ※成年设定 ※全员神助攻√ ※很烂

李天泽回国了。

曾经的九个队友听说他们的小甜泽又回来了的时候,丁程鑫立马打开手机订酒店,敖子逸带着张真源陈玺达陈泗旭宋亚轩去买礼物,贺峻霖和刘耀文负责给天泽打电话发信息各种沟通。

只有马嘉祺什么也没做。

收到天泽回国的通知,马嘉祺是全十八楼最高兴但表现的也最淡然的人。

他和李天泽曾经的恋情,十八楼有谁不知道。

只是马嘉祺和李天泽的故事,就像曾经第二人生里简亓和陶桃的故事一样,毫无征兆的画上了一个仓促而又扎心的句号。

“天泽天泽,你到了吗?”丁程鑫在酒店旁边给李天泽打电话,而马嘉祺不动声色的在一旁听着。

“你往右边看。”电话那头传来磁性却还甜fufu的声音。
由于电话开了免提,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朝右边看去。

“天泽!!!!!!”

大家蜂拥而至,一齐扑到李天泽身上。撒娇的撒娇,假抱怨的假抱怨,还有刘耀文抱在身上就不撒手那种。

闹也闹完了,大家都不约而同让出一条路——一条让李天泽可以直达马嘉祺的视线的路。

“好久不见。”马嘉祺轻声,略带着些难以开口似的沙哑,视线直直落在李天泽身上,灼热却带着些生分。

“……嗯……”李天泽对了几秒马嘉祺的视线,然后垂下眼帘,淡淡回应了一个字。

丁程鑫见气氛尴尬,自己便上前一把搂住天泽,大家一起嘻嘻哈哈闹着进了酒店。

推推搡搡的就把天泽推到了餐桌中间的位置,天泽甜甜的笑简直把大家心都要化了。

这时马嘉祺正在神游,下意识的坐在李天泽旁边的座位上,此时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

“你干嘛?”李天泽带着明显的生分与冷漠看着马嘉祺问道。

“啊?……哦不好意思……”

在全员的“心疼你三秒钟”的注视下马嘉祺尴尬的换了个稍远的位置。

酒性稍烈的酒一杯杯进入少年口中,连空气中都带着些许酒腥味。丁程鑫马嘉祺敖子逸陈玺达陈泗旭酒量挺好,喝的也不多,看见桌上的五个小朋友个个喝的醉醺醺的,不禁一笑。

“老规矩吧马嘉祺?”丁程鑫一把把张真源拉起来,看着马嘉祺说。

敖子逸陈玺达和陈泗旭分别把宋亚轩贺峻霖和刘耀文带走,只剩下马嘉祺呆愣在原地。

“什么……什么意思?”

“小马哥你啷个回事哦?愣着做嘛子,带走天泽啊。”敖子逸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指指马嘉祺又指指李天泽,“好好相处嘛,去哪都行。”

“好好跟天泽聊聊吧,你俩和好我们就皆大欢喜了,注意安全啊。”

他们走了。

“天泽,他们走了,就剩我们俩了。”

马嘉祺带李天泽回到了酒店,提醒服务员待会拿上来一杯醒酒汤。

“天泽……为什么当初要放弃出道的机会呢……是因为我吗……?”

“你知不知道,你出国那段时间,我过得有多煎熬,每天看不见你的笑,真的很难受……”

“唔……”李天泽酒劲过了,小猫似的揉揉眼睛,“你怎么在这?!”。

马嘉祺心疼的看着他:“你喝醉了,我把你带回到我酒店房间了。”

“你?!你想干什么!”李天泽下意识往后靠。

马嘉祺无所谓的耸耸肩,“久别重逢,不应该好好叙叙旧吗?”

“我们什么时候分开过。”李天泽下意识蹦出这句话,马嘉祺突然抬头,两眼放光,抑制不住内心的开心。

“咳咳——我的意思是,我们也没有在一起过。”李天泽越说越小声,越说越低沉,食指不断的动来动去。

心虚的表现。

“我走了。”

“真的不能回到过去吗?”马嘉祺轻轻握住了李天泽的手腕。

李天泽突然自嘲似的一笑。

“你觉得,我们还能回到过去吗?”

“其实,从简亓和陶桃的故事结束的那一刻起,马嘉祺和李天泽的故事就已经结束了,这个世界,从来就不允许你有任何的留恋。”

“猫捡球和梨兔子只允许存在于那个2017年美好的夏天啊。车厘子太甜了,我不喜欢吃了。冰粉太腻了,我早就不吃了。”


“而你,我也早就放弃了。”



※TBC.
一个拖了好几天的产物.

【泗源】小心

※叛逆强势学生×温柔腹黑老师

※灵感来自神无月

※假的不能再假的车

※莫上升



张真源今天照例在各个教室的走廊巡逻,看看哪个班的哪个同学又一不小心违反了校规,就可以把名字记在小本本上。

停在49班的时候,张真源不禁砸了一下嘴。

“啧,这个陈泗旭,又被我看到玩手机。”

张真源已经不屑于记陈泗旭的名字了,只是随便的在本子上写一条横线。这样数一数……已经不下一百条横线了。

“怎么,就仗着我喜欢你,不想记你名字,你还嘚瑟上了是吧?”张真源撸起袖子,大步流星的走进49班。



“陈泗旭?”张真源戳了戳玩手机的陈泗旭,见他毫无反应,便再戳了几下,加大了力度。

“不要弄我。”

轻轻吐出的几个字,却让张真源打了个寒颤。

张真源决定实施一番劝说。

“啧。你说你玩手机以后有出路吗?你说你看这些视频学到什么你说。”张真源皱着眉头说道。

陈泗旭放下手机:“你烦不烦。”

“你说你学到了什么?你这样以后上不了大学你知道么?”

“我本来就不想读书。”

“那你说你家长管不管你?”

“呵。不管。他们也管不了我。”陈泗旭冷笑。

“好那我就要管你。你看这个视频里的小孩,多优秀,你看看你,除了玩手机你还会干什么?”张真源看着视频赞许道。

烦死了。陈泗旭想。

“那我不看行了吧。”

“如果你像这个小孩一样,我肯定也会很喜欢你的。”张真源啧啧道。

“我不需要你喜欢。”

“那你说我作为老师我该怎么办?”

“你想怎样就怎样。”

张真源突然邪魅一笑,想怎样就怎样?真当我这个喜欢你的老师是盖的?

“那,等会来我办公室。”



“我要好好收拾你。”

#over
8102了我还在搞神无月???

【祺泽/逸泽】情敌

※多半是个假古风

※有毒向

01.
敖少侠:“李少侠你知道你是什么人嘛?”

李少侠:“敖少侠请说。”

敖少侠:“我的人。”

李少侠:“咳咳。”

突然一阵大风刮起,一位少侠从天而降。

李少侠:“来者何人?!”

马少侠:“呵。当然是你的人。”

敖少侠:“怎么,这位少侠可是要和我battle土味情话?”

马少侠:“不。我只是想要回我的李少侠。”

敖少侠:“呵。”

“滚你妈的他是我的。”




02.
马公子:“幸识,在下马公子,你可以叫我捡球。”

李公子:“马公子有礼了,在下李公子,你可以叫我……兔、兔子……?”

马公子:“李公子真是好生可爱~”



03.
敖公子:“明人不说暗话,李公子我喜番你。”

李公子:“明人不说暗话,我不是断袖。”

敖公子:“啧。你怎么回事。说好的配合呢。”

李公子:“哈哈哈嗝,好啦好啦,我也喜番你。”



04.
马公子:“兔子你好,出去吃饭嘛?”

李公子:“捡球你好,不约。”

马公子:“我请。”

李公子:“走起儿。”

马公子:“李公子可真不是优柔寡断之人。”



05.
猫捡球公子:“我想吃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梨兔子公子:“嗯行……我都随你吧。诶对了我想吃冰粉,捡球你想吃吗?”

猫捡球公子:“我吃凉糕吧。”

梨兔子公子:“啧,你吃什么吃。”

猫捡球公子:“恕我直言,据我所知李公子可是白羊座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06.
敖公子:“在下敖几亿。”

李公子:“在下梨兔叽。”

敖公子:“在下是梨兔叽的敖几亿。”

李公子:“在下是敖几亿的梨……”

敖公子凑了上去,吧唧了一口李公子。

“喂!你干嘛!”李公子恼羞成怒。

“我不叫喂,我叫梨兔叽的敖几亿~”



07.
猫捡球:“爱我还是他?”

梨兔子:“emmmm……”

『情敌掰头时间』

敖几亿:“我是敖三,我们有个cp叫敖桃。”

猫捡球:“我是简亓,我们有官方感情线。”

敖几亿:“我是狗子,兔子是小猫,狗子配小猫,绝佳。”

猫捡球:“我是猫捡球他是梨兔子。”

猫捡球:“我还陪兔子吃过冰粉凉糕。”

梨兔子开始动摇。

敖几亿:“我也可以陪兔子吃!”

猫捡球:“我还能给兔子车厘子黄桃干。哦还有日记本。”

敖几亿:“我能给兔子火腿肠火锅还有三祖师爷的周边。”

“爱我还是他?!”

梨兔子:“……敖几亿……对不起……我爱猫捡球……不过我还是你的梨兔叽!”

敖式摆手:“不用了,你走吧,你不会是我的梨兔叽了呜呜呜。”


#over
地海我错了!!!

【祺泽】土味情话

※莫上升

※鬼畜风(皮一下)

窗外的夜色很漂亮,路灯恰到好处的亮起,照亮了道路两旁鲜艳又惹眼的野花,远处的霓虹灯也一下一下的闪烁着;繁星点点的围着月亮,真好看。

只是马嘉祺无心去欣赏。

李天泽跟他闹别扭了。


就因为自己在后台背了宋亚轩花絮里还后背抱了宋亚轩???不不不,天泽,你要相信我!!!



舞蹈课下课后,马嘉祺趁别人都走了,把李天泽堵在门口。


“你干嘛。”李天泽扯着黑色卫衣的带子,冷眼看着马嘉祺。

“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李天泽冷笑,“我没有生气啊,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

马嘉祺瑟瑟发抖.jpg

“呜呜呜天泽我错了,我不该抱亚轩!”

“我要走了。”

李天泽甩开马嘉祺,潇洒的背上包,头也不回的给马嘉祺留下一个背影。


【李天泽的马嘉祺绝不认输!】




“天泽!”


“你怎么又来了?”

“天泽你是不是喷香水了?”


“没有,你瞎说什么。”


“那为什么我一见到你空气都甜了。”


“无聊。”





“天泽天泽!”


“啧。马嘉祺你这人怎么老这样。”


“李天泽你说什么呢!什么叫我这人!我明明是你的人!”



“你讨厌死了!”



“天泽。”
“马……”
“你不要说话。”

“我喜欢你,超级超级喜欢你”

#over
土味情话尬一波

【祺泽】目光

※依然甜fufu

※速打

※如有雷同 咱有缘

※每天肝一篇是我的梦想(假的


我目光所及之处
全都是你



今天排练杀手的时候,李天泽发现马嘉祺又双叒叕偷偷地从镜子里看了他好几眼……可是也不能怪人家,毕竟眼睛长在人家身上,还正好只有他俩面对镜子,怪只能怪裤……裤子老师?咳咳。


再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公司迟早又会找他俩谈话。李天泽要去找马嘉祺谈谈。



此时的马嘉祺正在帮宋亚轩和刘耀文抠动作。

依然不变的白色本体渔夫帽,白里透红的脸颊带着认真的神情,举手投足间的气质不愧为粉丝所谓的“初恋男孩”,娴熟又游刃有余的舞蹈动作,练习数个小时流下的汗浸湿了熟悉的蓝色巴黎世家。


这一切被李天泽尽收眼底,不知道为什么,他看到马嘉祺时的目光忽的黯然失色。


马嘉祺看见了李天泽,下意识的头偏了偏看看李天泽身后有没有摄像机,发现没有摄像机之后严肃的表情突然两眼放光,嘴角上扬露出了虎牙。


“天泽,你来啦。”


一旁的宋亚轩和刘耀文见气氛有点不对,便勾肩搭背嬉笑着快速跑出了房间。


“马嘉祺,我要很认真的说一件事。”


“什么?”


“你不要老是偷偷看我了!”


李天泽脸上认真的神情却说着有点可可爱爱的话,让马嘉祺觉得特想笑。


“可是你好看”


“那也不行”


马嘉祺一偏头,拽住李天泽的手就往镜子上怼,把他按在了镜子上。


“哦?怎么不行?”马嘉祺带着玩味的语气在李天泽耳边说话,还故意的在耳边轻轻吐气。


李天泽突然红了脸,目光无了刚才那样的认真和坚决,眼神四处游走不知道该放在哪,心“扑通扑通”的快速跳着。



“就、就是不行……!你要知道,公司……”李天泽正涨红了脸准备反驳马嘉祺跟他讲道理,却话还没说完,就被马嘉祺突如其来的亲吻堵上了话。



“唔……”还没学会换气的李天泽憋红了脸,任由此刻攻气十足的马嘉祺在他唇上游走。


马嘉祺终于是松开了李天泽。



“以后,我还看你”
“为什么?!”

“因为我目光所及之处”
“全都是你”


#over
(每天一篇真的是我的梦想)